索斯盖特的迷茫和固执: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教练?

索斯盖特的迷茫和固执: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教练?

记者寒冰报道 拥抱了“米兰之夜”唯一让那个人看到希望的贝林厄姆之后,索斯盖特转身凝视着圣西罗南看台成千的英格兰球迷。5战不胜的三狮军团主帅尽可能强装笑颜地挥手致意,但显然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什么。仿佛从看…

  记者寒冰报道 拥抱了“米兰之夜”唯一让那个人看到希望的贝林厄姆之后,索斯盖特转身凝视着圣西罗南看台成千的英格兰球迷。5战不胜的三狮军团主帅尽可能强装笑颜地挥手致意,但显然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什么。仿佛从看台奔涌而下的嘘声,足以淹没孤独的索斯盖特。或许他已经记不起遥远的1997年,自己与队友是如何在罗马成功拿到法国世界杯出线权,但他一定会记得这个耻辱的米兰之夜,他再也听不到球迷改词歌颂自己的歌曲。

  足球世界,失败就是原罪。“米兰时装周”结束了,没有人再为索斯盖特的“高级衣品”大吹法螺。索斯盖特不再被视为三狮军团的救世主,而是所有人嘲笑和讥讽球队的主角。周一对德国的比赛已经毫无意义,人们只能等待11月21日世界杯的到来,索斯盖特狠狠打所有人的脸。但这可能吗?

  好运带来的成功和固执

  赛后索斯盖特还在硬撑“英格兰队在正确的道路上”,但从球迷到媒体,从专家到名宿都点明了他的战术和用人失误之处。遗憾的是,索斯盖特一如故我。家乡沃特福德的牧师眼中,那位善于思考、谨言慎行的运动全能少年依旧,但实际上的索斯盖特,善于思考变成只有思考没有行动,谨言慎行变成墨守成规固执己见。

  回首索斯盖特的人生,着实找不到真正亮点。球员时代没在豪门历练,在英格兰队最大标签就是1996年欧洲杯的头号罪人。成为教练后最初也没有闪光之处,把米堡带降级,带队英格兰U21国青队在U21欧青赛小组赛垫底出局……直到2016年接替阿勒代斯成为三狮军团主帅,依靠这批涌现的青训菁英和好运,索斯盖特才算迎来了好运气。

  抛开结果不谈,教练索斯盖特和他球员时代一样,并无过人之处。2018年世界杯是更好的签运和不够强的对手,将英格兰带入四强。无奈等待成功太久的球迷过于痴狂,抢购索斯盖特穿着的马甲,为伦敦与索斯盖特同名的地铁站更名,改编世纪初少女组合Atomic Kitten名曲歌颂教练,过于耀眼的光环掩盖了他的平庸……成功如此突然,让索斯盖特笃信坚持的一切没错,因为“成功团队不需要改变”。

  或许1996年欧洲杯主动请缨却罚失点球,导致英格兰无缘决赛的冒险是索斯盖特最后一次“勇敢”。尽管他曾在去年欧洲杯时拿出这场比赛视频激励球员,结果却是弟子和他一样输掉了点球大战。90分钟的比赛暂且不说,点球大战的人员安排,就足以让很多球迷记恨他一辈子。正是索斯盖特这种老派英式流于形式桎梏的偏执,让他失去欧洲桂冠,如今还在继续让他失去所有人的耐心。

  哪怕时过境迁,曾在巅峰期为索斯盖特赢得掌声的主力们体能、状态均大不如前,他还是对昔日功臣给予完全的信任。对伤病不断导致状态下滑的沃克如此,对身兼“9+10”号功能,却明显力不从心的凯恩也如此,对在曼联枯坐板凳的马奎尔还是如此……

  保守固执外表下是一片迷茫

  如今看来去年三狮军团在欧洲杯的成功,更多要归功大半主场优势和淘汰赛好运:淘汰赛遇到7年来最弱的德国,随后轻松击败乌克兰和丹麦两支中游球队进入决赛,只是好运至此耗尽。

  去年在欧洲杯决赛击败索斯盖特的曼奇尼,这一次用阵容不整的半支意大利主力球队又击败三狮军团,赛后恭维战胜“世界上最好的球队之一”听上去更像是讽刺。

  索斯盖特改造英格兰队的成功,一半建立在“前人栽树后人乘凉”的青训井喷,一半在于借鉴了在英超成功的战术体系。世界杯上的352,欧洲杯以来的4231和343都是如此。索斯盖特甚至还拙劣地模仿了荷兰式的433,结果被匈牙利人4球大胜,创造了1928年以来英格兰队主场正式比赛最大失利。最终,让人不得不问一声,你到底想打怎样的一种足球?

  不仅米兰之败,整个欧国联赛事期间索斯盖特都在坚持着自己的偏执和迷茫。

  状态低迷的马奎尔主力位置雷打不动,迫切需要为凯恩分忧的芒特“核心”摇摆不定,在阿森纳主打右路的萨卡被安排在不熟悉的左路,更多在左路的福登被安排在右路,而攻强于守的贝林厄姆则和赖斯搭档后腰……中前场几乎所有人都因位置变化缺乏默契,索斯盖特一遍是偏执地相信他选中的球员,另一方面又迷茫于如何搭建他心目中的理想框架——如果他有的话。

  状态低迷的防线需要新鲜血液提高与中场的协防,但出场的依旧是不具备这种能力的斯通斯、戴尔,而不是在米兰大放异彩的托莫里。凯恩的“9+10”号战术失灵,索斯盖特做的不是找到新的组织者,而是继续在边路安排无法与热刺中锋建立有效联系的替代者。甚至临场应变也一成不变:领先就3后卫变5后卫让出控球权,落后就改打4后卫还是让凯恩身兼两职,不思任何可能的其他B方案。相比1年前就已暴露的战术框架和用人问题,1个都没有改变。

  从世界杯到欧洲杯,索斯盖特看重的着装从三件套马甲变成两件式西装,他的战术迷茫却并无本质改变。衣品有时恰能反映着装者的性格,但有时候又无法划上等号。索斯盖特通过着装,想让人以为他是个英伦绅士。但他却忘了,绅士平静优雅的外面下,其实是有着内里丰满的自我世界。而索斯盖特偏执的外观下,内心却是一片迷茫。他对于足球的真实理解,其实还是英超前期的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权利保护声明页/Notice to Right Holders
我要反馈